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台傅氏尚德堂

傅家儿女锦绣繁华 族谱 祠堂 字辈

 
 
 

日志

 
 

傅说与商代兵要地理  

2010-05-27 15:34:04|  分类: 【始祖傅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永山

见于甲骨文的商代贤相有伊尹,对商王朝的建立和巩固有巨大功绩,故受到隆重祭祀。傅说之名,有人考证卜辞中的“ ”就是他的名字[1]。对于这种观点,目前尚无定论,不过该字是甫(圃)和傅的古字,学者有共识[2]。尽管其人其事在甲骨文中很难确证,但在先秦两汉的文献里不乏其人的活动,诸如《尚书·说命》、《左传》、《国语·楚语上》、《孟子·告子》、《穆天子传》、《史记·殷本纪》和《天官书》等,都对傅说的事迹有详略不同叙述。仅就这些文献记载就可以推断商代确有傅说这个重要人物,相传商王武丁在今平陆县傅巖与贤人傅说相见,举以为相,使王朝大治,不仅国势增强,而且解除了西北边患,在较短的时间社会经济得到迅速发展。春秋时期楚国大臣仍把商王武丁与傅说相见看作国家兴盛的吉兆,如下这段对话便是最好的见证。《楚语上》记楚灵王与白公的对答是:
白公又谏,王如史老所言。对曰:“昔殷武丁能耸其德,至於神明,以入於河,自河徂亳,於是乎三年,默以思道。卿士患之,曰:‘王言以出令也,若不言,是无所禀令也。’武丁於是作书,曰:‘以余正四方,余恐德之不类,玆故不言。’如是而又使以象梦旁求四方之贤,得傅说以来,升以为公,而使朝夕规谏,曰:‘若金,用女作砺。若津水,用女作舟。若天旱,用女作霖雨。启乃心,沃朕心。业若药不瞑眩,厥疾不瘳。若跣不视地,厥足用伤。’若武丁之神明也,其圣之睿广也,其智之不疚也,犹自谓未乂,故三年默以思道。既得道,犹不敢专制,使以象旁求圣人。既得以为辅,又恐其荒失遗忘,故使朝夕规诲箴谏,曰:‘必交修余,元余弃也。’今君或者未及武丁,而恶规堜者,不亦难乎!”

这段引文说明:傅说成为明君思圣贤治理国家的典型代表人物,武丁于梦中得傅说,是把求贤若渴的願望披上了神秘的色彩;其次是把傅说看作明君治国各种谋划智囊式的人物,从国君道德修养的提高,到治国策略的纯熟,都仰仗傅说出谋划策;明君需要的辅佐之臣,就应是傅说一类贤人。由此可见,傅说是史官或高级贵族心目中真实的圣贤之物,对国家有突出的贡献,是他们应该学习的榜样。

傅说对商王朝的贡献是什么?文献和甲骨文没有明确记载,但可以间接得到证实,他在巩固西北边防和粉碎来自土方和 方及方的侵扰,使商朝王畿得以安宁,是他的一大贡献。因为武丁时期的主要敌对方国来自晋南和晋中,而这一带的地理形势是阻挡来犯之敌的天然屏障。傅说隐居的傅巖正是这样一条用兵的通道,它对武丁时期维护疆土安全起着重要作用。

早在殷商前期,中条山、或与太行山之间的山中谷道就是商王朝驻军屯守,或将城邑建立在险关谷道入口处,进可攻退可守。平陆县坡底乡前庄村发现大型铜器遗址(方鼎1、圆鼎2、罍1)[3] ,东面垣曲商城三千多年后的再现,都可以视作驻守险要通道的商代遗址。可见商王朝早就看重这里的兵要地理对于保卫王畿的重要作用,武丁又是善于汲取先人历史经验的商王,更应懂得峡谷在用兵时的重要性。平陆和垣曲北依中条山,延至太行山,形成保卫王畿的天然屏障,面向黄河,茅津渡是通向对岸殽函谷道(三门峡市)的最佳渡口,《水经注》(卷四)云直至汉晋时期“自砥柱以下,五户以上,其间一百二十里,河中竦石桀出……破害舟船,自古所患。”由此可知远古时平陆这段黄河水道是天堑,军事上非常重要,而垣曲以下百余里河道水势渐缓才成为用兵河南必争的水道。中条山至太行山西端,自西向东有著名的山间通道颠軨坂、清水峡的古关、濝关和王屋山下的轵关(太行八陉的第一陉)等险关隘道。其中商周时期最有名的是颠軨坂,《左传·僖公二年》晋“假道於虞以伐虢”的大军就是出自颠軨坂。《水经注·河水四》颠軨坂时云:“河水又东,沙涧水注之。水北出虞山,东南迳傅巖,历傅说隐室前,俗名之为圣人窟。孔安国《传》:‘傅说隐于虞、虢之间,即此处也。’傅巖东北十余里,即颠軨坂也,《春秋》、《左传》所谓入自颠軨者也。西绝涧,左右幽空,穷深地壑,中则筑以成道,指南北之路,谓之为軨桥也。傅说傭隐,止息于此,高宗求梦得之是矣。桥之东北有虞原,原上道示有虞城。”又描述道路之险曰:“其城北对长坂二十许里谓之虞坂。戴延之曰:‘自上及下,七山相重。’《战国策》曰:‘昔骐骥驾盐车,上于虞坂,迁延负辕而不能进。’此盖其国处也。桥之东北出溪中,有小水,西南流注沙涧,乱流迳大阳城东,河北郡治也。涧水南流注于河。”从古人的追忆和描述中得知,这条南北的坂道的开凿和修筑起自商代,并与傅说有密切关系,既是用兵易守难攻的险道,也是解池盐外运的通路,是商周时期巨大的建筑工程,《穆天子传》有“天子自颠軨乃次于浢水之阳”记载,进一步证明颠軨坂道确实开凿很早。周公摄政期间平叛晋南唐人之乱,若自成周起兵也必走颠軨坂[4]。诸种迹象都表明颠軨坂道商代已是控制晋南的重要交通要道,相传这条山间道路是傅说参加修筑的坂道,《史记·殷本纪》《正义》引《地理志》云:“傅险即傅说版筑之处。”(按:版筑似应是筑路的误传)由此可以看出,武丁时期之所以能阻止西北戎族土方和 方的入侵,因为商王朝的大军可以迅速通过此险道与晋南的守军会合,围剿来犯之敌。另一个作用是解池之盐也可以较便捷地运抵商王畿各处,到春秋战国时期盐池的盐南运仍走此道。晋献公灭黄河对岸的上阳之虢亦经颠軨坂出军渡河至黄河南岸。可见这条道路对晋国政治势力扩张、行军作战种和与诸侯国贸易等,都起着重要作用。

另一条经过平陆进入晋南的道路是清水峡古道。今垣曲县的亳清河,即古之清水,水“出清廉山之西岭,世亦谓之清营山,其水东南流出峡。

峡左有城,盖古关防也。清水历其南,东流迳皋落城北。”这条道路古代也是进出晋南通道,垣曲商城位于道路的南端[5],正是把守古道进出口的要津,而城墙“筑出具有双道城垣的夹墙,大大地加强了城址的防卫性能。”其时代大体与郑州和偃师商城相当。这可能因为商代晚期的军事实力已深入到晋南有关(详下文)。春秋时“晋侯使太子申生伐东山皋落氏”,大军自清水峡古道而出[6]。这说明清水峡古道历经千年不衰,其重要可想而知。作为一个整体来考察,平陆和垣曲本是中条山南麓相连的两个区块,各自的谷道在用兵打仗时都成为军事行动的便捷之途,但我们要论说的是平陆颠軨坂的突出地位,所以清水峡古道这里就从略了。

我在一篇文章中曾论说晋南地区,商王朝有许小的盟国和军事据点,卜辞中的晋南诸方是商王朝在晋南的同盟者,如唐(西周时唐叔虞所封之地)和西邑是商王朝直接控制的地区,而且经常向商王报告 方的军事动向,骚扰商王朝势力范围内的小方国,商王大军很可能是从颠軨坂或清水峡古道出师,联合晋南诸方国驱赶 方的小股军队[7]。另据陈梦家研究,缶、犬、串、郭、旨、沚、雀等,这些方国大都分布在中条山以北和太岳山以西的临汾盆地和运城盆地周围[8],他们进出晋南与商王国中心區联系,或商王给他们下达命令必须走平陆和垣曲的山间谷道,尤其是商王平定反叛的方国,或抵御土方和 方的侵扰,更需要从便捷的谷道出征,方能达到迅速消灭战禍的目的。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