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台傅氏尚德堂

傅家儿女锦绣繁华 族谱 祠堂 字辈

 
 
 

日志

 
 

《说命》三篇  

2009-06-25 09:13:39|  分类: 【始祖傅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说命》三篇

《说命》分上中下三篇.上篇为正命,记“命相之辞”,即记叙高宗得傅说的经过和任命为相的命辞;中篇为随命,记“为相进戒之辞”,即记说为相向高宗进言;下篇为遵命,记“论学之辞”,即记说论学.高宗任命说为相是三篇的纲领,因此,总名《说命》.现将说命三篇的原文和译文辑录於后,以供读者欣赏。

说命(上)

原文:

高宗梦得说,使百工营求诸野,得诸傅岩,作《说命》三篇。

王宅忧,亮阴三祀.即免丧,其惟弗言,群臣咸谏於王曰:“呜呼!知之曰:明哲,明哲实作则.天子惟君万邦,百官承式,王言惟作命,不言,臣下罔攸禀令.”王庸作书以诰,曰:“以台正於四方,惟恐德弗类,兹故弗言.恭默思道,梦帝赉予良弼,其代予言.”乃审厥象,俾以形,旁求於天下.说筑傅岩之野,惟肖,爰立作相,王置诸其左右.命之曰:“朝夕纳诲以辅台德.若金,用汝作砺;若济巨川,用汝作舟楫;若岁大旱,用汝作霖雨.启乃心,沃朕心,若约弗瞑眩,厥疾弗瘳;若跣弗视地,厥足用伤.惟暨乃僚,罔不同心以匡乃辟.俾率先王,迪我高后,以康兆民.呜呼!钦予时命,其惟有终.”

说复於王曰:“惟木从绳则正,后从谏则圣.后克圣,臣不命其承,畴敢不祗若王之休命?”

译文:

高宗武丁一天梦见了说,使百官画出模样,在全国各地寻找,结果在傅岩找到了.作说命三篇。

高宗父小乙丧,居忧在凉阴的地方.三年大祥以后除了丧服,他还不说话.朝中君臣都向高宗进谏,“咳!有先知之德的,叫做明.明了才能察理,又叫哲.所以有哲的君,就能实实在在的发号施令,立为规条,做天下的法则.现在天子既然服满,已君临万邦,百官都想奉王的法则做个格式.但王说了话,才能作为法则,作为王命.王不说话,我们臣下虽然有奉王法则做格式的心,怎么有地方禀命,再听令呢”。

高宗听了,作书告戒群臣道:“以我作为天下的仪表法式,我恐怕我的德不能像前人,所以我才不敢轻易说话的.恭敬沉默地思考治理天下的办法,不料精诚感动上天,竟梦见先帝赐我一位贤相,将代我说话。”於是仔仔细细想了梦中模样,让人画出图形,在全国各地到处寻找.居然有个叫说的人,在傅岩旁筑墙,很像画中的图形.高宗既得到傅说,於是立他为相.又因为他学问不止相材,王便安排在师保的位子上,使他经常在王身边。

王於是吩咐他道:你从此不论早晚时候,我有过错,随时给我以教诲,帮助我成德.如果我是极钝锈的金器,就用你当作锋利的磨刀石,如果我要渡大川,用你做个摆渡船和浆;如果年岁大旱,用你做个霖雨.你须开你的诚心,浇灌我枯槁的心.比如吃了药,竟不头晕眼花.虽然对了症,那病仍不能一时就会好的.又比如赤着脚,不看地下,一高一低,那脚就因此受伤.不但你待我要如此,希望你同你的下属,没有一个不同心协力,纠正你君王的过错,使他沿着先王的足迹,让天下亿万百姓安居乐业,你敬守我这个命令啊!希望能善始善终。

於是傅说回答王道:“木头依了墨线,那本身才归於正.君王能够接受谏言,就会变得圣明.现在君王自已能够做圣君,臣下不必等待命令就会主动向君王进谏.谁敢不恭恭敬敬,顺着王的美意,听王的吩咐吗?”

说命(中)

原文:

惟说命总百官,乃进於王曰:“呜呼!明王奉若天道,建邦设都,树后王君公,承以大夫师长,不惟逸豫,惟以乱民.惟天聪明,惟圣时宪,惟臣钦若,惟民从义.惟口起羞,惟甲胃起戎,惟衣裳在笥,惟干戈省厥躬.王惟戒兹,允兹克明,乃罔不休.惟治乱在庶官,官不及私昵,惟其能;爵罔及恶德,惟其贤;虑善以动,动惟厥时.有其善,丧厥善;矜其能,丧厥功;惟事事乃其有备,有备无患;无启宠纳侮,无耻过作非.惟厥攸居,政事惟醇.黩於祭祀,时谓弗钦.礼烦则乱,事神则难.”王曰:“旨哉!说.乃言惟服.乃不良於言,予罔闻於行。”说拜稽首,曰:“非知之艰,行之惟艰.王忱不艰,允协於先王成德,惟说不言有厥咎。”

译文:

傅说既承王命统率百官,因进谏於王道:“啊!圣明的君王,承顺了天道,在海内建立许多邦国,在国中设立了许多都邑,立君主封诸侯,又任命大夫同师长,上下有等级,尊卑有制度,不是只叫你安逸快乐,而是让他们治理百姓。”

向来只有老天最聪明,要治民也只有居天位的圣人,用这个法则,上可以表率群臣,那群臣自然奉公守法,下可以安抚百姓,那百姓自然安居乐业,服从治理.对於君王来说谨慎两个字,又是法天的第一要着.不能轻易发号施令,有可能招致羞辱;随便动用军队,反而引起兵戎相见;官服放在竹箱里,不可轻易赏赐不称职的人;兵器放府库中,不可随便授予不胜任的将帅.君王只要戒了以上几个不谨慎的地方,自然能够政治清明,没有什么不美好的了.”

一个国家治与不治,关系全在百官.所以任用官吏,不可顾及私下亲近的人,要看他的才能.授爵的时候,不要赏赐品德不正的人,要看他的贤德,凡事要合乎理再行动,行动也要选择时机.自认为有长处,人家不承认.自己夸耀自已的能力,满招损、妒疾者多,反而丧失了已有的功劳.凡事预先都要有个准备,有准备就没有后患.不可宠爱小人而自讨轻侮.不要有过错而文过饰非.如果事事谨谨慎慎的,求得合乎天理,那政事还怕不纲举目张.祭祀时轻慢不庄重,这叫做不敬重.但事神的礼,也不可太繁琐,太繁琐了就紊乱,要想事神就困难了。

王听了称赞道:“你说的真美呀!你是奉天治民的人,真令人信服.假使没有你这样善於开导,我就不能听了去做。”

傅说因君王要依照他的去行,就拜倒叩头说:“凡事晓得他的道理并不难,而是实行起来才难,就是王相信我的话并不难,但要相信并实行,不但合天理,并且合乎先王成汤的盛德,那时我若还不肯尽言,这是我辜负明君,我就不能辞其过。

说命(下)

原文:

王曰:“来!汝说.台小子旧学於甘盘.既乃遁於荒野,入宅於河.自河徂毫,暨厥终,罔显.尔惟训於朕志,若作酒醴,尔惟曲蘖;若作和羹,尔惟盐梅.尔交修予,罔予弃,予惟克迈乃训.”说曰:“王,人求多闻,时惟建事,学於古训乃有获,事不师古,以克永世,匪说攸闻.惟学逊志务时敏,厥修乃来.允怀於兹,道积於厥躬.惟敩学半,念终始典於学,厥德修罔觉.监於先王成宪.其永无愆.惟说式克钦承,旁招俊义,列於庶位.”王曰:“呜呼!说,四海之内咸仰朕德,时乃风.股肱惟人,良臣惟圣.昔先正保衡作我先王,乃曰:“予弗克俾厥后惟尧舜,其心愧耻若挞於市.一夫不获,则曰时予之辜.佑我烈祖格於皇天.尔尚明保予,罔俾阿衡专美有商.惟后非贤不义,惟贤非后不食.其尔克绍乃辟於先王,永绥民.”说拜稽首,曰:“敢对扬天子之休命”

译文:

王曰:“傅说,我旧时,常受学於贤臣甘盘,讲究做人修身道理,既而先王要我熟悉民情,跑到荒野,居住黄河边,从黄河边又来到亳,直到现在品德、学业都不能有所进步.我现在就依

仗你训导我,使我具有远大的志向,如果我要酿造酒醴,你是曲和蘖;如果我要调羹汤,你是盐和梅,你要在各个方面训导我,不要因我学浅识薄就把我抛弃了.我一定能实行你所教导我的话。”

傅说说:“王啊!一个人要想增长见识,建立事业,只有学习古人教导才会有收获,作事情不学习古圣垂训,而国家长治久安,我未曾听说过.而且要虚心勤奋,务要时时刻刻努力,品德的完善自然会实现.相信这一点,修治之道就会在他身上积累下来.教是学的一半,自始自终不忘学习,不知不觉就会提高自身修养.借鉴先王的成法,用来修已治人,自然不会有一毫错了,王果能这样,我也能敬奉王的美意.广求贤才,把他们安排在各个百官位子上,大家协助王做一个明君。”

王听了叹道:“傅说啊!四海之内都仰望我的德,这是承你的教诲.人有了股肱,能够运动,才能成人.君有良臣,能够辅佐,才能称圣.从前先代师长保衡,他辅佐我先王,常说道,我不使其君致尧舜.我心里很惭愧,就像被人在闹市上鞭挞.而且天下那样大,有一个百姓不得安其所,他就说这是我的罪过.因此他能帮助我烈祖成汤,使他德懋民安,一直能通上天.现在继阿衡而起的是你,你辅佐我,不要仅使阿衡一个人,独擅美名在有商啊!人君没有贤人辅佐,不能共同治天下.不是贤人,也不能食朝廷的奉禄.在你的辅佐下.我能比上先王,并永久安宁百姓,果能如此.你就是有商的第二个阿衡了。”

傅说听了,感激的拜倒叩头道:“王所说的是我的本分,敢不竭力报答,并宣扬天子的美名!”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