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台傅氏尚德堂

傅家儿女锦绣繁华 族谱 祠堂 字辈

 
 
 

日志

 
 

走近傅东缨  

2007-08-07 10:27:51|  分类: 【当代精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凡见过傅东缨的人,都会认为他是当今中国教育领域的一个传奇人物。

和赵本山同乡,教过书,当过乡镇领导干部,做过地级市的教委主管基础教育的副主任,拒绝过县、市党政领导干部的任命,一心做他的教育官。而且他还“利用职务之便”,遍访海内数千名教育名家,以宣传这些名家的教育改革为己任,日积月累,居然成就了教育三部曲,其中《泛舟诲海》辛勤耕耘的中国教师为主题,被人们称之为中国的教育诗,连连再版,并获得国家教育颁发的五个大奖;《圣园之魂》写全国范围的名校校长,海内多家主流媒体撰文报道,顾明远先生也曾给予高度赞誉;《播种辉煌》以教育行政管理、决策者为写作对象,文稿已经杀青,正待付梓。有人说他是中国的马卡连柯,但他的教育诗却比马卡连柯的更多更有韵味;有人说他是中国教育的泰戈尔,然而他对中国教育的执着与忠诚已远远超出了泰戈尔对生命质量、人生价值的理解与思考;有人拿他与苏霍姆林斯基相比,苏霍姆林斯基一生读了4000多本书,而今年63岁的他却已经读了7000多本书,而且写下了五六百万字的教育著作。如今虽然已经年逾花甲,却又以《教育大境界》的出版发轫,开启了又一组教育三部曲的“演奏”。

傅东缨走的道路很奇特,他不同于一般的行政主管,只潜心教育政务,筹划管理他们那一块白山黑水间教育事业的改革与发展;他也不同于一般的教育专家,只潜心自己的学问,深入挖掘教育某个领域的理论深度与实践广度;他还不同于一般的教育报刊编外记者,只满足于将教育领域的典型事件挖掘出来,报道出去;他是在广泛的采访与研究的基础之上,用诗一般的语言抒泻他对教育独特的情感与颖悟,他是采百花而后酿造甘甜的蜜蜂,是操众曲而后知音的乐圣,是观千剑而后识器的戈王。

难怪人们谈起傅东缨,几乎众口一辞――中国大教育文学第一人。

一方水土养一方名士,关外的黑土地,养育了众多名扬四海的教育专家。魏书生从普通的中学语文课堂走出,走出盘锦,走向全国,成了语文教学探索改革的象征性人物,无论是“南有”那一位,对应的都是“北有魏书生”,滚滚长江以北广袤无垠的大地,似乎就出了魏书生这么一个教育人物。李元昌在榆树农村中学,克服重重困难,坚定地实践着陶行知“生活教育”的理想,根子扎得越来越深,果实结得越来越多,以至于后来南下港澳,东出扶桑,广结育缘,传经布道。铁岭又出了一个傅东缨,从书写教育名家到成就教育名家,令誉闻千里,四海远名扬。这些人物的层现迭出,让浩瀚的松辽平原成了可以和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两湖、三晋、三秦、四川乃至齐鲁相抗衡的教育改革策源之地,成了北方文化教育发展的首善之区。

近两年,和傅东缨先生有过数次谋面,第一次是在许衡中学,近距离先生聆听傅先生的讲课。第二次是在焦作市中心人民会堂,远距离领悟傅先生的报告。第三次是在月季大酒店傅先生下榻的房间――这一次是傅先生陪同柳斌老部长的微服调研。因为傅东缨先生是许衡中学聘请的名誉校长,教育时报对许衡中学进行了两个整版的长篇报道之后,经傅先生推荐,柳斌同志对许衡中学来了兴趣,欣然前往,想近距离看个究竟,于是我在能够近距离接触柳斌同志的同时,又有了一个可以近距离聆听傅先生的机会。

这是一个风甚和但日并不多丽的初夏的一天,我们陪着柳斌和他的夫人刘缙教授、傅东缨先生参观洛阳龙门石窟、白(居易)园以及与之毗邻的香山寺;在日之夕矣牛羊下的时候,又赶到巩义北邙岭上拜谒诗圣杜甫的陵园。感于温县教育同仁的盛情,晚上在伊洛河东注黄河的洛汭附近,听着静静的黄河滔声,品着河滩里的时新野蔬,大家都兴致勃发。酒足饭饱,在安排好柳斌同志和夫人早些休息之后,我们又陪着傅东缨先生披星戴月,特意到沁阳市永威学校看望声誉赫赫的前洋思中学校长蔡林森――此时他已受聘到永威学校做校长。

紧凑得略显紧张的日程安排,对于七十多岁的柳斌同志和63岁的傅东缨先生来说,着实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但是,傅先生总是不知疲倦,精神矍铄。和许衡中学师生座谈之后的第二天晚上,傅先生约我到他的房间谈话。

我到的时候,以大胆铁笔针砭时弊名噪一时的“焦作李敖”马福迎老师也在座――他写了一篇关于傅东缨先生的文章,把傅东缨先生比作中国教育的泰戈尔,傅先生对这篇文章很感兴趣。在交谈中我们问及傅先生何以能有这么大精力,傅先生情动于衷,滔滔不绝,从他的夫人孩子如何支持他的工作,谈到他从事教育文学写作的苦辣酸甜;从他赋闲之后的宏大计划,谈到他是如何研究如何写作如何利用时间。其中有个细节我们听后都扼腕感叹。傅先生说他一旦进入写作状态,最怕别人干扰打乱思绪,但有些时候夫人心疼他,送个削好的水果让他边吃边休息一下,他分明已体味得出夫人的用意所在,但他却常常三口两口甚至把水果直接按到嘴里,一边狂吞大嚼一边又进入了写作之中。有许多次,当他写作一段时间休息的时候,夫人问他这个水果怎么样,他甚至就不知道刚才吃的到底是梨还是苹果。

傅先生讲,他退下来之后,孩子也都大了,两个孩子都成了作家,每年都有新作问世。他呢?就是按照自己的筹划写教育文学。他和许多教育大家都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们的工资收入几乎都投入到电话联系和往来采访之中了。因为他的这种写作与其它题材的写作还不一样,如果不把一个人研究透彻,就无法正确把握从而鞭辟入里。正因为他有着如此执着的精神,许多教育大家都愿意让他给写评传。有一个教育家甚至等了五六年,许多人想写他,他不让,坚持等傅东缨的到来。

在回去的路上我和同仁们感触颇深,大家都感到,一切做出惊人成就的大师,都有着鲜为人知的惊人投入与惊人付出,过去我们只看到傅先生一本又一本的写书出书,不知道这位60多岁的老人何以能有这个大的精力,现在终于明白了。

感动于傅先生的对教育文学的执着,在傅先生即将离开焦作的时候,我专门染翰为先生书写了一首旧作:

绛帐清风醉吾曹,疏食淡水亦陶陶。

小园老圃嘉禾壮,异态新姿幽韵娇。

竹杖芒鞋形散漫,苍颜华发意萧骚。

但得一管生花笔,无论官爵银几毫。

朱永新曾说过这样的话,一个人有多大目标,就可能拥有多大的动力。一个人的成就永远不可能超过他的目标。从傅东缨先生的身上,我们感到了目标的威力,更感到了他那种在目标激励之下喷薄而出的滚烫的教育激情。

 

本文作者(李志强),系河南省焦作市第十三中学校长,教育专家、书法家。

  评论这张
 
阅读(5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