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台傅氏尚德堂

傅家儿女锦绣繁华 族谱 祠堂 字辈

 
 
 

日志

 
 

傅氏族谱序言汇集  

2007-11-07 10:33:27|  分类: 【家谱旧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珠湖傅氏源流考

赞诗

中有高宗作,变得一贤良,其人名傅说;版筑傅岩旁。

王使图形觅,得说升庙廊,尊封为宰相;殷道复轩昂。

傅氏宗谱源流识

窃尝谓:自有傅氏以来,修谱者多矣!未闻有以高宗命相篇入谱者,今时全举其文以冠谱端,何也?盖谱之所贵者,在乎族皆为士也。所贵乎?皆为士也欲知其学也,所贵乎知学者。退则修身谨行,进则致君泽民。是二者,吾祖相商所兼极也。盖其道学之渊源,圣贤之正脉,千载而下,仰同日星。凡世之为士者,皆当视效,况万世子孙可不以家法为心乎!

时:大宋淳佑九年[1249年]己酉岁秋

石头里嗣孙实之庄父敬识

辩论

太史公书、殷本纪云:武丁即位,思复兴殷而未得其佐。夜梦帝赉[lai]良弼,以梦所见视群臣皆非也,乃审厥众;俾以形旁求於天下。说筑傅岩之野维肖,是时说为靡代筑,见於武丁;武丁曰:是也。与之语果圣人,举以为相,殷大治。

山堂章氏曰:常怪传说以匹夫而登相位,不由荐举?不由人望?不由家事?不由勋业?不由资序。而当时物论,遂信之而不疑?何哉,呜呼,此不可以常情论也。

有高宗,有傅说则可;君非高宗,臣非傅说,则必有私意,用人而不合於公议者矣。

汉文帝以梦得邓通,光武以谶用王梁,用此岂足信哉?后世用人,当如尧试舜可矣。茅庐门曰:古有伏处草茅,忽然位卿相之工,而天下恬[tian]然不怪者,虞舜而后,厥惟有傅说书云:梦帝赉予良弼。又云:以形旁求於天下,说筑傅岩之野惟肖,其遇甚奇,其说甚幻论者;以为天欲兴商,固有此梦,而其时不然尔。

夫梦亦何可据之,有光武谶而用王梁、文帝信而用邓通,卒致身受其累而名伤,此梦不足凭之明验也,夫貌之相似者恒有矣!假如以形求孔子者,而得阳货其奈何。呜呼,谁谓高宗之贤,而但因一梦遂以未谋面之士,忽然任以天下之重乎?

孟子曰:国君进贤如不得也,昔帝尧闻虞舜之德久矣,然犹恐骤升,骇人观听,於是首闻阳侧陋之门,以为荐舜地,而又必以女试焉?欲天下臣民共尊。舜地岂有不识舜为何如人而轻以女试人乎哉?

高宗旧师甘盘时遁於荒野,人间之疾痛疴痒无不知之;四方之风俗人心无不知之,其出入同事者多贤人君子也。是说也不得只之见,必得之习闻。但一旦居天子之位而骤弃故旧,恐百官万姓之不服。且傅说声名之不著於海内,不闻於廷臣,非若虞舜有四岳之荐,故不得而托之於梦。以为帝赉。此亦高宗之微权也。

吾闻之商俗尚鬼,即以俗之所信者神其说,则惑不起、疑不生,天下可帖然而不怪也。吾因之有感也。成汤俜伊尹于莘野,故能易夏为商,西伯遇姜尚於渭滨,故能转商为周;高宗说於胥靡之筑,故能共镶厥德,以中兴商祚,尧得舜於亩田之中,故能抑洪水,开万世之平天下。而后代用必拘,拘於世禄世官之说,抑独何哉!

阳升庵曰:武丁常居民间,以知说之贤矣,一旦欲举而加之臣民之上,未必帖然也,听也;故徵之於梦焉。盖商俗质而信鬼,因民之所信而导之,是圣人所以成务之几也。又曰:秦汉以前,书籍之文言多譬况,如尚书云:说筑傅岩之野,筑之为言居也,后世犹有卜居之称,居者筑也,求其说而不得,遂谓傅说起於版筑,虽孟子亦误也。

说公徵迹考

茅麓门辈,谓高宗贤傅说而相之,恐臣民之不信,而托之于梦,理或然也。然梦徵之事自有之,成汤之梦负鼎俎[zu]而聘伊尹于莘野。文王梦飞熊而载姜尚于渭滨,岂商之祖俱信鬼耶,孔子亦云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岂孔子亦以梦滋人疑耶,要之圣人作合虽曰:人事实由天命,伏羲之河图,大禹之洛书,尚出自天耶?创自人耶?况后人不及前人之智,若果梦帝赉予之不足信,则孔子删书断自唐虞,其不密删之,而竟录之,何也?且传不及鉴,鉴不及经,有断然矣。况鉴之作,继春秋而起,孔子删诗书、定礼乐,赞周易、修春秋,游夏莫能赞一辞,恐鹿门辈生孔子时未必即能出颜曾右?又乌能智过孔子神圣哉!书之所言不可尽信,非鹿门之言不可尽信,此其尤大彰明较著者也。

至孟秋叙傅说版筑间举出,考之史册,昭然足据,后人谓:筑为筑宅之,而非代胥靡刑人之筑,岂孟子之言不足信耶?况后人之去商数千年,孟子去商数百年,去孔子仅百余年,其见闻必确。如吾祖说公之事,予揆[kui]情度理而不客以强争者,然则神圣贤人之书,岂后人臆断之所能审哉!

此序轶记时岁、人名,疑是联公同名头署公共修家谱梦龙公为之序。[原谱语]。

江西傅氏重修宗谱源流序

古者列国分封锡土赐姓由来久矣,粤稽吾傅氏系出帝尧,世有隐德。自说举于版筑之间,勋业灿然,后裔繁衍。

迨至傅宽公,实定元功十八人,位次宽第九,封阳政[陵]侯。

介子公字子汉,元凤中使大宛,斩楼兰王,封义阳侯。

俊公字子卫,列云台二十八将之班,封昆阳侯。

喜公字稚游,时丁、傅二姓家贵侈喜,独谦退守节,上赐黄金百斤,加光禄大夫,封高武侯。

毅公字武仲,为兰台令使,与班固、贾逵共典校书,著诗赋颂咏,连株二十八篇,封明进侯。

玄公字修奕,仕晋为司棣校尉,每有奏刻,或日暮捧白、简整簪带、竦[song]  不寐,游摄伏台阁生风,封清泉侯。

子咸公字长虞,风格峻整为中丞。浑公仕晋为襄邑令,江革颂之云:乃冰其清、乃玉其洁,风抗其高、云垂其泽,君有遗爱,民有遗思。

迪公仕晋为右臣,广读诗书时,钜乡称为书麓。

昭公字茂远,梁天监中为黄门侍郎兼御使丞。

奕公唐武德中为太史令以知星显。

琰[yan]公季圭,仕宗为永康令,迁山阴县。

子翙[hui]公为吴令亦迁阴,父子均有能名,著续世传;诸傅有谱相传不失[   ],[ ]下公宋景佑中为国博士,任馆阁编校书籍知谏院,出宝文侍照。

尧俞公字钦之,十岁能文,未冠及第,名重朝廷,风节凛然,清直一节,始终不逾,金玉君子也。司马温公语邵雍曰:清、直、勇三德,吾于钦之畏焉?雍曰:至清而不浊,至直而不激,至勇而能温,乃为难耳!

察公又名密,字公晦。尧俞公次子。生而颖秀好学,晨夕不懈,为宗接伴使时,金已逾明境,上遇金太子左右促使拜,白刃如林。公曰:死则死耳,节不可失,赠徽猷阁待制,谥[shi]忠肃,三子。

自得、自强、自修。自得少负文名,三应博士宏诗科,尤袤序其文集云:英伟盖世之材,超迈不群之器,不能与世俯仰;其文气骨雄壮,波澜浩渺。有“至乐斋”文集。

而傅氏代不乏人可见也。

今珠湖之派,始由一世祖枢公为临江教授,遂居于临江之石头里。

子令章公益州刺使,嗣公判官。颜公法曾德元公户曹江西银青光禄大夫。珍公、奇公亦显。彦济公侍郎。省公玠[jie]公省元,蕃公兵部尚书,岩公彰德太守,霓公敕授将侍郎,传至棼公字德芳为高安丞,遂家瑞筠之珠湖,而傅氏瓜瓞绵绵,克昌世祚,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盖由祖宗称德深厚,以至于斯。诗曰:无忝尔祖,聿[yu]修厥德,此之谓也。

时:大宋咸淳四年[1268年]己已岁小阳月望日

      十五世裔孙子仲沭手敬撰

北泉公重修谱识

吾傅氏本居陕州,世次远不可考。唐避永嘉乱,寓于临江若干世,枢公因为临江教授,厥后子孙散处,历十三世至棼公自临江来丞高安,家于今之珠湖。朝曾祖伟安公又自珠湖迁山畲。珠湖而下迄今百数十年,子孙繁衍。虽无轩冕赫奕,而力田守分,读书秉礼,代有名人。旧志云:环湖而居者傅氏也。世多文学之士于戏,其亦足徵矣乎。

谱不修久矣,十五世孙子仲公、十九世琛公因旧本颇加修辑,然考载虽祥,规格稍疏。朝游郡庠已窃有志,,既而入仕途奔走靡暇。嘉靖甲申[1524年]移悴[cui]处外。明年春乃能走书,延致先师莆田古崖陈先生仲子汝澜重修之,至则兴化郡丞之命,商下乃偕至家,考索访订月余就稿,及莅莆政暇,辄与商确,又取莆诸故家谱而参较之越二年,凡三脱稿始克成。编前图后,纪载然有法,世系之祥,事迹之著,一披无余;非汝澜之精不能就,非朝官莆之久不能相其成,噫!天也,谱成矣,又何以纪之,凡系吾谱者,念本源之所始,务相亲爱、务崇敬让、毋闹于家、毋讼于官、毋途人相视。愚则牖之,懦则立之。死伤疾病患难则周恤之、扶持之,以毋辱乎先人,以绵延世泽,则是谱也,岂徒具文而已乎!

大明嘉靖七年[1528年]戊子岁秋月望日

奉政大夫兴化府同知三十代孙希朝顿首百拜敬谨识

珠湖傅氏族谱考

筠阳诸傅皆出临江教授枢公,十三传至棼,丞高安世高安郡城南十八里珠湖其地也。棼又传十七世为今丞公朝此傅谱也。

枢而上有谱,有宽、有介、有尧、有俊、有毅、有玄、有咸、有浑、有迪、有昭、有奕、有琰、有忠孝、有翙、有卞、有尧俞、有察、有自得、有伯寿、伯诚,不以世书,远莫祥也。

枢而下世书书迁近也,而又下至棼公则生卒,书娶葬、书行能、书官业、书又近又详也。穷河源者,昆仑而下,纪地、纪维、纪入、纪折葱领於滇。所不详,不必详也。书法也曷[he]始,姓氏族曷因,因六[录]一谱“说”系禹也。谱枢系质也,谱棼系景达也。达传而宗失。系渤海、系长沙、系古州、系安福,亦犹今新昌淦渝并纪。自万而下九世而详难也。三十世乎!

余以是知傅之先与傅之后也,子仲之修,去枢十五世,今之修去仲,又十五世。枢教耳,教而法传焉。棼丞耳,丞而泽远焉。珠湖之傅遂以名地山畲珠湖分居也,起以基仪以承广,以义方至哉。郡丞公又时以政以惠利,君子曰:能世谱之修,公不有,惟后其心。人不有,公后其心。而汝澜氏之章,今鉴古立例著世。涤源浚流,以附有疏戚尊卑之辩者,亦为民耳,民主爱於也,爱其人思其德,图以不朽。官氏、国氏古著例也,愚敢断自以前,系枢以后,直以公系曰良牧氏傅也,作傅谱考。

时:大明嘉靖丁亥年[嘉靖六年,1527年]仲冬月十日

赐进士出身奉大夫南京史部考功郎林逢。

傅氏重修族谱序

尝闻同姓曰宗,同派曰族。宗不本於姓则无以立族,非原于派则无以序。诗曰:本支百世,而有大宗小宗之法,宗法既废而家乘作矣。故家旧族,各宗其宗,各派其派。虽有亲疏隆杀之殊,而尊卑之序,秩然不紊。以至冠婚丧祭吊死慰生往来通好,蔼然孝弟之风、浑乎醇朴之气,不以彼卑而贱见疏,不以彼尊而贵见密。回视祖宗是皆一气之所由分,一人之所由传,且可差疏观之哉。张子曰:乾称父、坤称母。民吾同胞,物吾同与,况宗族又非可同日语则必循谱系、以观其世次、明昭穆以辩其尊卑。故苏老泉尝作内谱,欧阳子亦立谱法,流风余韵,风风入人耳目。

今幸逢盛世,正士君子讲论谱帙之日。则珠湖傅氏为筠阳巨族,安得不延纳师儒相与正其编帙,俾后之览者,亦将观感兴起,昌厥家声。

按傅氏源流,由傅说公而至秦、汉、晋、宗、仕官显迹载诸谱系,班班可考。然珠湖之派,实由十二世祖霓公居清江石岐子棼为高安丞,后遂居焉。

由宋而元,二十四世祖可升、可成、文通、文达弟兄杰出,逢时扰攘,义济乡民,众皆德之。及大明开基子孙富贵,甲於乡邦,支派蕃衍,宣德乙卯夏尚瀚公偕侄伟澄会请宗族,徵予重修家谱既成,属予序其端,嗟乎!族不可无谱,谱不可不修,修之则派别分明,宗之条列绵绵瓜瓞,越后越昌,蛰蛰螽斯,弥开弥盛,始见傅岩之裔,与天地同悠久矣,是为序。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